济南老地图见证日军罪行:为侵华准备了将近60年--党史频道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5月19日

  中国旧事党史频道汗青珍闻

  济南老地图见证日军罪行:为侵华预备了快要60年

  2012年07月10日14:54来历:齐鲁晚报

  济南老地图见证日军罪行:为侵华预备了快要60年--党史频道

  【字号E-mail保举:

  7月7日,是“七七事情”75周年留念日。济南一位藏家向记者展现了一张70多年前日军侵华期间制造的济南地图,这张地图制造很细密,是昔时日军侵华的一份罪证。

  日制“老地图”很细密

  为侵华下足了功夫

  珍藏这张地图的是济南炼油厂退休老干部张化文先生,记者在张化文家见到这张70多年前的老地图,这张地图曾经有些发黄,上面还有些水渍的踪迹,见证着岁月的沧桑。

  1937年7月7日,日军以卢沟桥事情为托言策动全面侵华和平。这张图上标注于“昭和十五年”(1940年)印制,地图长约80厘米宽50多厘米,图上题目为《大济南新区划明细地图》,比例是1:10000,为双面三色影印,题目两旁别离是济南大明湖、千佛山、商埠、二大马路等景观照片。

  在右下角和左上角有两张附图,别离是“北支关系图”和“北支铁道略图”,图下还注有日伪各机关、官署,教育及文化机关,文娱机关的消息以及告白等。后背印着城市概况、街道、交通以及工贸易及金融机关、货色集散地的文字消息。

  记者留意到,这张地图是由日伪“满洲日日旧事社”刊行印刷的。在反面的右上角还印着“山东省陆军特务机关”、“日本宪兵队济南队”等日军侵略机构许可出书的字样。

  据张化文讲,这张图其时既能够作为民用地图,也能够作为利用。他曾找到济南市规划设想院的专家判定,他们称这幅图绘制很精确、细密。“可见其时日本为了侵略中国,在侦查和勘测上下足了功夫。”张化文说。

  50年前淘到老地图

  见证日军侵华罪行

  “这张图我保留整整半个世纪了!”张化文说,他有20多年的珍藏履历,虽然地图不是他珍藏的主项,可是他却对这张晚年无意中珍藏的地图非分特别珍爱。

  据张化文讲,1962年,20明年的他在济南市馆驿街街道处事处工作,经常共同辖区派出所进行治安巡查、查户口等工作。其时,他接到一个使命,为了加强对处事处辖区的办理,要求绘制一份辖区内的地图。这可给年轻的张化文出了一个难题,其时方才渡过三年天然灾祸,各方面前提很差,也没有合适的地图参照,这可怎样办?一天,他去逛山川街旧货市场,无意中发觉了一大两小三张地图,这三张地图都是日军侵华期间的,这让张化文面前一亮,“登时感觉解开难题有门了!”他用一元钱买下了三张旧地图,根据这些地图,他绘制出了辖区内的地图,完成了使命。此后,他不断保留着这些地图。然而,因为年代长远,加上多次搬场,两张小地图找不到了,只剩下这张大图被他收藏着。

  有些藏家得知张化文藏有这张老地图,找他但愿能让渡,均被他回绝。张化文感觉这张价钱并不算高贵的地图有着非统一般的价值,“这张日本人细心绘制的地图,不只具有珍藏价值,并且有警示和教育等意义。它见证了日本军国主义侵华的罪恶行径,记录着一段国人不克不及健忘的汗青,警示着国人必然要服膺‘掉队就要挨打’的汗青教训。”张化文说。

  预备了60年

  记者查阅材料发觉,日本绘制中国地图、对中国进行军事侦查,始于1872年,即明治五年。日本学者小林茂的《外国地图——日本帝国的亚洲地图》、牛越国昭所著《对外奥秘的潜入盗测——外国丈量和村上笔记研究》对此有很是详尽的记实。

  1872年,日军池上四郎少佐潜入中国东北进行奥秘侦查。包罗地舆、兵备、民政、人心倾向、言语、货泉、物价等内容。1873年—1874年日本派桦山资纪、“汉学家”福岛九成等对中国沿海进行侦查丈量,绘制了《清国渤海处所图》和《陆军上海地图》。1875年—1882年,日本军方完成了《清国北京全图》,《清国湖南省图》。1878年5月,“汉学家”岛弘毅第三次到中国,具体校正日本中的谬误之处。1883年,日军参谋本部少佐梶山鼎介潜入中国绘制了鸭绿江至奉天(今沈阳)沿途地形图。甲午之战前的1893年以药商为保护的日本间谍石川伍一到北京、内蒙古、张家口、大同、烟台和晋、豫、陕、鄂各省的次要城镇进行军工作报汇集,并测绘和兵要地志以及《辽东半岛沿海水深潮汐的材料》。1895年—1897年日本姑且测图部对辽东半岛和台湾进行测绘。

  甲午和平,义和团活动,日俄和平等期间,日本更是轰轰烈烈地对中国进行奥秘测绘。由此可见,日本为侵华进行的预备不是8年,而是近60年。

  侵华日军对中国的航空摄影丈量制图,始于1928年。其时由出兵山东的日军第3师团司令部按照飞机航测制造胶济铁路沿线万地形图。

  除了偷测,侵华日军地图的另一个来历是盗窃,侵华战犯冈村宁次在其回忆录中说,侵华日军在武汉作战时所用的华中中部地域五万分之一比例地图,大部门是他奥秘搞到的。那仍是冈村宁次为军阀孙传芳当参谋的时候,曾操纵制定作战方案之机,把孙传芳部的一套华中中部地域五万分之一比例地图偷走。此外,日本战犯佐佐木到一1923年在中国任参谋时,曾借机偷走200余张十万分之一广东、广西地形图。

  若何珍藏老地图

  一张老地图中包含了丰硕的消息,见证了汗青的变化。珍藏地图的年份并非陈旧才有价值,近代良多手绘的地图都具有很高的文献价值和珍藏价值。老地图反映了其时行政区划、地形以及地名等,是研究汗青成长的主要史料。当场图本身来说,它的用纸、印刷、色彩、格局等,同时彰显其文物价值。地图能反映出测绘手艺、印刷手艺等。

  地图珍藏有三忌:忌珍藏盗版、粗制滥造的地图。忌贪多求全,没有明白的珍藏标的目的。忌只追求藏品的年代,而不关心刊行量和版别。有的地图年代虽近,但印量少,或是并世无双的手绘地图,其珍藏价值很高。

  日军地图令人“毛骨悚然”

  广州军区一位叫章明的离休老甲士在接管媒体采访时,曾用“毛骨悚然”来描述侵华日军地图的细密和精确。1950年,他随部队在湖南宜章的大山里步履,用的就是一张侵华日军军用五万分之一地图。当行至一座大山前面时,地图上显示一条小道能够直穿大山。但怎样也找不到路口地点,问遍路过的几小我,都说没有路。最初找来一位本地白叟,才在荆棘灌木丛中砍出一个路口,现出一条浓隐蔽日、藤蔓环绕纠缠的高卑巷子。连很多本地人都不晓得的道路,在日军地图上竟绘制得如斯细密,而这张图是抗战迸发9年前的1928年绘制的。

  1974年1月,我军收复西沙群岛的战役打响,章明随舰队海上巡查。他在舰上看到新旧两份海图,旧的那份是几十年前日本军用海图,不单精确地标了然各次要岛屿和水井、锚地的位置,画出了各个海域的主航道,并且密密层层地在广宽的海面说明了遍地水深。据船上的舰长讲,旧海图上标出的水深和其时新图测到的一模一样,航道也标得很是精确,虽然曾经过了几十年,这份旧海图也仍然能够在海战中派上用场!

(编辑:admin)
http://steinmassage.com/jn/471/